第19:汇善汇美 文明徐汇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记“好人365”“中国好人”康健社区居民周吴虎
~~~记“好人365”“中国好人”康健社区居民周吴虎
2016年05月02日 星期一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苦寻后辈十余载
“下蛋母鸡”终归“巢”
记“好人365”“中国好人”康健社区居民周吴虎
周吴虎近影
  如果把按股权分得的红利比作鸡蛋,那入股获得的股权就好似下蛋的母鸡,带来的无疑是一笔可观的收入。本文所讲述的,是康健街道寿昌坊居民——周吴虎老人,知恩图报,以近20年的不懈努力,终于让一只“下蛋母鸡”顺利归“巢”的故事。

  17年前,无奈代领养父母财产

  周吴虎是徐汇区华泾镇牌楼村人,很小的时候就没了父亲。母亲拉扯他长大,日子过得很是艰苦。隔壁的张柏生、周小妹夫妇见他们孤儿寡母,就时常接济母子俩。这对好心夫妻只有一个女儿而且早已出嫁,干脆就认周吴虎做了“过房儿子”(上海话,指干儿子)。

  1998年,华泾镇牌楼村因市政建设需要,“拆村”工作正紧锣密鼓地进行。当时,村里的张柏生夫妇,按政策可以分得股金人民币5万多元,还成为了新成立的牌楼实业有限公司的股东。

  可让公司领导为难的是,非但这对老夫妇,连同他们唯一的女儿夫妇都已过世。其女儿所生的2个外孙及后人,原住地在长宁区法华镇,也由于拆迁等原因,早已渺无踪影。周吴虎陪妻子领了她的那份后,村干部叫住了他,让他把已经去世几十年的“过房爷娘”的那份也领了。

  “过房爷娘”各有12年的农龄补贴,两人加起来有5万多元,这在1998年可是一笔巨款,此外还分得10股牌楼实业有限公司的股权。周吴虎问村干部:“‘过房爷娘’有后代的,为什么给我?”“找不到侬‘过房爷娘’的后代,侬先领下来,找到了再转交给他们。”

  于是现实之中的无奈之举,让这个人人看了羡慕的“金矿”,戏剧性地落到老周手里。而这竟开启了老周漫长的追寻之旅。 

  近廿年,锲而不舍寻找后人

  “我外出学手艺自立门户后,我的‘过房爷娘’包括他们那结婚成家的女儿,也都和我经常有往来,在生活上给了我很多帮助。”对此,老周一直心存感激。因而接收股权之后,他就许下心愿,一定要尽快地把这只“会生蛋的母鸡”及早归还主人。

  可是一晃近16年过去,当年实业公司没解决得了的难题,对周吴虎个人而言,更是万般艰难。

  周吴虎管“过房爷娘”的女儿叫“大阿姐”,“大阿姐”家在法华镇路,和姐夫在弄堂口开了个粮铺,“大阿姐”的女儿比周吴虎还大两岁。周吴虎最后一次去“大阿姐”家,是去参加“大阿姐”的葬礼,在这之前,姐夫已经过世。此后三四十年就没有了来往。

  周吴虎记得“大阿姐”的女儿嫁到南京,有两个孩子放在外婆家养。周吴虎去“大阿姐”家做客还碰到过两个小孩,记得他们叫“荣荣”“云云”。“当时他们就四五岁的样子。”两个孩子管周吴虎叫“公公(舅公)”,虽然他那时只有二十来岁。

  刚开始,周吴虎觉得找到“大阿姐”的后代不难,去趟法华镇路就行了。“我记得弄堂口有老虎灶,从老虎灶旁边穿进去,里面住了很多人家,‘大阿姐’就住在里面。”周吴虎说。可是,当他跑到法华镇路一看,顿时傻眼。哪里还有当年的粮铺、老虎灶?这里早动迁了。

  数年的反复,法华镇上相邻的3个居委会,被老周轮番登门,几乎踏破门槛。实在没办法找了,他又拿着居委会开的证明,三番五次地去法华镇派出所寻根。终因信息“碎片化”,加之物是人非,更迭频繁,导致信息渠道全都堵塞。

  眼看解决无望,老周又将目光转向其他途径。他努力采取“人托人”、“人找人”的办法,发现一个线索就穷追不舍,线索断了再找新的,锲而不舍,从未停歇。

  不负苦心,十几年终于睡了安稳觉

  “等我和你们妈妈不在了,把这笔钞票和10股股权捐了,捐给困难人家,阿拉不要。”时间一年一年过去,周吴虎没有停止过寻找“过房爷娘”,哪怕有一点点线索,他也要去一趟。刚开始他乘公交车去,年纪上来了,儿子怕他路上有闪失,就开车送他去。

  他把“过房爷娘”的5万元存了定期,存的是一年期,心想一旦找到“过房爷娘”的后人,拿出来损失小点。周吴虎不识字,但每次利息收入都要记下来,写得清清楚楚,“到时候交接起来清爽。”老周足足找了5年,毫无结果,老人不禁失望。年纪越来越大,生怕自己有生之年找不到“荣荣”“云云”,于是他召集了自己的三子一女,开了家庭会议,决定自己过世后将这笔财产捐掉,子女一致同意。

  在周吴虎逐渐放弃寻人行动之后,老人在家整理旧物,发现了一本旧电话簿,其中一个老同事名字让他一激灵,这个老同事的丈夫以前在“大阿姐”的粮铺里当过学徒的,不知道会不会有线索。

  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新的线索,老周终于打听到“荣荣”的老婆退休前的工作单位,这才获得一个可靠的宅电号码。刚开始4次电话联系,对方都不相信这送上门来的好事,还一直以为是个骗局。好在通过当事人的叙旧,高度吻合的生活细节,这才越说越亲近,好事终梦圆。

  去年,在周吴虎老人的家里,老夫妇俩和张柏生重外孙夫妇当面作了交接。当周吴虎老人将原始价值5万多元的“下蛋母鸡”,连同14000千元的一只大“鸡蛋”(截止到2013年的红利正好9000元整,加上去年尚未领取的红利5000元),一同交到张柏生重外孙景荣荣的手里时,这位早年顽皮、可爱,此时也已年过花甲的小“荣荣”,紧握着当年“公公”的双手久久不愿松开,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一再邀请周吴虎夫妇到长宁区北新泾镇自己的家中做客。这一天,双方还一起到徐汇区古美路牌楼实业有限公司变更了该份股权的归属。

  有人调侃地问老周,为什么作为养子,却不愿接受养父母的这笔财产?老人激动地说,我党龄56年,又曾担任基层党支部书记30多年,做好事是我的本分,而且知恩更要图报。对此全家人也特别理解,加上有社会支持,以及众多好心人的帮助,让我终于为“过房爷娘”做成一件十分有意义的事。

  文 / 康萱 记者 姚丽敏 图 / 资料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风貌区综合整治专版
   第04版:专版
   第05版:法律·法规
   第07版:综合新闻
   第08版:公益广告
   第09版:专版
   第10版:专版
   第13版:专版
   第14版:桂花苑
   第15版:桃李苑
   第16版:资讯
   第17版:资讯
   第18版:资讯
   第19版:汇善汇美 文明徐汇
   第20版:汇善汇美 文明徐汇
   第21版:红十字会专刊
   第22版:专刊
   第24版:专刊
苦寻后辈十余载 “下蛋母鸡”终归“巢”
做人,要本本分分
徐汇报汇善汇美 文明徐汇19苦寻后辈十余载
“下蛋母鸡”终归“巢”
2016-05-02 2 2016年05月02日 星期一